身边有十余个亲兵向着四周虎视眈眈

满堂彩官网手机端 admin 浏览

小编:震耳欲聋的擂鼓声,震颤着每一个士卒耳膜。兵器交鸣的声音,震颤着每一个士卒的耳膜。临死前的惨叫声,狠狠的敲打着士卒们的心脏。昌黎到处都是士卒厮杀的声音,城上,城下,

    震耳欲聋的擂鼓声,震颤着每一个士卒耳膜。兵器交鸣的声音,震颤着每一个士卒的耳膜。临死前的惨叫声,狠狠的敲打着士卒们的心脏。昌黎到处都是士卒厮杀的声音,城上,城下,乱作一团。
 
    城东,田豫稳稳的站在城门楼前,身上甲胄光鲜,一点也没有受到伤害,身边有十余个亲兵向着四周虎视眈眈,此刻城头已经不属于田豫的了,而是田豫的军队与李林军队共有。
 
    身边到处都双方士卒厮杀的声音,目前田豫因为占有城池优势,还占有一定的优势,但看着源源不断的爬上城池的李林军,田豫却知道这种优势很快就会瓦解,“太激烈了,太激烈了。”李林在后方感叹着,自己为了田豫也算是下了血本了。
 
    战斗从一开始就出乎他与田豫的意料之外,在第一时刻,李林就向昌黎城发起了猛攻,而且还是一鼓作气的那种。不暂做休息,不退兵,几乎绵延不绝。进攻,进攻再进攻。
 
    这种进攻方法太激烈,太极端了。田豫与田豫虽然有心理准备,但一时间也只能被压着打,四面猛攻,与前几日的先是佯攻,然后在忽然猛攻截然不同,田豫知道李林对自己肯定不会下狠手,四面猛攻根本不可能,肯定有佯攻,有实攻。
 
    但是他根本猜不出那一面是佯攻,因为从镇守西北二门的张贵那边传来的消息,那里的攻击也很激烈,几乎是在摇摇欲坠。“主公,南门告急。”一个浑身染血的士卒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了过来,这汉子脸色苍白,胸前背后都有数条伤口,幸好都不是要害。
 
    这样的人过来告急,田豫不用想也知道那边的情况多危机了,咬着牙,田豫道:“传我将令,城中1000预备士兵支援南门。”
 
    “诺。”田豫身边的十余个亲兵中,立刻走出了一人,应命后,立刻下了城头,前去城中心传令去了,那个前来求援的士卒闻言心中一松,立即下了城头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田豫也管不了他了。这样的人太多了,李林的军队不要命的进攻,使得伤者得不到救治,本来可以保住性命的人,就在这种混乱中死去。田豫不愿意这样,这一会只是自己与李林的较量,不应该有太多的人死去,但也就是这种不要命的进攻,使得李林军队占尽了优势,因为捉对厮杀,田豫的军队差了不知道多少筹。
 
    被砍伤的人不计其数。被砍伤不能得到救治,就等于是死亡。而反观李林军队士卒,大多数都勇猛如虎。厮杀起来,一个比一个凶悍,田豫心中忍不住骂娘了一声。
 
    所谓的做出决断,无非就是抽调其他城门的守卒过来支援。但是现在李林四面猛攻,谁知道那一面城池是佯攻,那一面城池是实攻。就算是现在他亲自镇守的城东,可能也只是佯攻,等过了这一阵,李林军队的攻势没准就渐渐衰竭了。
 
    而当他们渐渐抵抗不住的时候,佯攻也可能成为实攻。成为李林军队的突破口,这一刻,摆在田豫面前的就是猜中哪面城门是李林军队佯攻的目标,从而抽调那一面城门的守卒,而且还不能保证猜中之后,那被佯攻的城门,能守得住。十之八九,会输掉的一道选择题。
 
    昌黎城城西一里处的一处小山上。邓艾站在一块巨石上,远远的看着喊杀声冲天的昌黎城,一袭黑色长衫,腰间一柄长剑,神色冷峻,此人身后跟着大约一百名士卒。
 
    此人正是田豫的亲兵之一,刚才那个寇二的大哥,寇大,他们在李林没来之前就已经出城,带着少量的干粮,偷偷躲在了一个人少的地方,今日见昌黎城危机,便听从这田豫的吩咐,站在了这座小山上。
 
    这里距离昌黎城只有一里路程,喊杀声清晰可闻,但是却是李林大军的一个盲点,田豫早就已经发现了,在这里他们的说话,城中的人当然也能听得到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36usd.com/a/mantangcaiguanwangshoujiduan/20180423/9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